“三位一体”打造创新投资模式,复合人才转型“政产学研资”

2020-10-09 14:21:06浏览:745 来源:小毕   
核心摘要:​小毕专访汇芯投资董事总经理王少华

汇芯通信成立于2019年3月29日,公司股东包括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摩恩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深南电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国人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等32家,股东集中在中国通信领域头部企业,实力强劲、阵容豪华。

深圳市汇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少华,兼深圳市汇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暨广东省未来通信高端器件创新中心)副总经理、5G产业技术联盟副秘书长,被聘为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科技专家以及深圳市坪山区政府投资引导基金评审专家。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毕业的王少华,拥有数项集成电路领域的发明专利。曾任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院长助理、北京清控伟仕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教育科技部副处长等职务,拥有近二十年在政府、高校和企业的教学科研、科技成果转化及行政管理工作方面的经验。 

此后,王少华进入投资行业,曾担任青松智慧基金投资合伙人、松禾创智基金高级投资顾问、南山两湾双创人才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等,累积参与管理和投资的基金规模逾20亿人民币,其曾主导或参与的投资项目包括彗晶新材料、盈嘉互联、博升光电、KURA、大普通信、芯思杰、亿道信息、国人无线、地芯科技、光羿科技、黄鹂智声、云丁科技、首联环境等。

近日,王少华接受了《中国电子商情·芯闻路1号》主编毕风雷(下文简称小毕)专访,在详细介绍了汇芯通信及汇芯投资、5G产业技术联盟的“三位一体”创新模式之余,也分享了自身的投资及创业心得。

图注:汇芯投资董事总经理王少华

 

名校博士毕业专攻集成电路,“政产学研资”打造复合型人才

 

小毕:您是在清华又继续读了硕士,然后又继续读了博士?

王少华:是这样的,我是当时本科毕业的时候就保送了硕士的研究生,当时是想硕士毕业以后留学美国去读博士的。但在硕士第二年末的时候做了一个决定,改留在清华提前攻读博士学位了。

 

小毕:您读的是电子系,主攻哪个方向?

王少华:我读硕士和博士的时候,进到我们清华电子系的线路与系统教研组,当时主要就是研究集成电路这个方向。我们实验室起初是做EDA软件,后来就进入到芯片设计这个领域,有做数模混合的,也有做射频的。当时我把与通讯领域的射频和模拟相关的各个零部件都去研究了一下,在这个基础上选定了自己的博士课题。

 

小毕:难怪您最后投资了很多半导体企业,原来从根上来讲有情怀。

王少华:是的,有这个基因。所以我们跟很多的芯片设计公司可以很快地亲近起来,能够比较容易看到技术的底层,比较容易去判断(公司的发展趋势)。

 

小毕:还有清华大学的人脉是非常广的。

王少华:对,但我觉得做投资不一定要完全依赖人脉。我们团队的风格是每投资一个项目,就交到一批好朋友,这个朋友圈并不局限于清华有关的,还有行业内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都因为共同的语言和价值观走到一起。有不少朋友反而是在彼此熟悉以后,才发现原来都是从清华出来的。

 

小毕:您的工作经历非常丰富,期间经历多次转型,能否谈一谈不同的工作带给您的收获和挑战有何不同?您如何适应不同身份的转换?

王少华:我自己的总结是“政产学研资”都干过了,每一段经历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新信息的汇集。我们做通讯的都学过信息论,其中一个理论是信息的“正交性”,讲的是只有当汇集的信息是“正交”的,也就是信息来源是截然不同的,这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

现在大家强调说需要复合型的人才,这里面的好处可能就是因为多元化的学科背景和职业经历,能够让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处理和解决问题。从信息论的角度来看,就是这个人的知识结构是“正交”的。

比如我在清华接受的是工科教育,也在芯片公司做过研发工程师,打下了通讯、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学科背景的底子。后来去了政府工作,促成我养成了细致严谨的工作习惯,同时学会了从宏观与综合的视角去看问题。之后又通过去高校做成果转化和产学研相关的工作,学习到了如何把学术界和产业链接起来,转化出产业化的成果。

现在我回到产业界,在做产业的孵化与投资的时候,就能够从很多个角度去研究准备投的项目,有一个全方位的视角。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同样的,我自己感觉,之前我所有从事过的工作,对于今天的投资事业,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积累。

 

小毕:从高校到政府部门、企业,再到投资人,现阶段您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未来是否还会有新的变化?

王少华:我觉得至少10年内,希望专注把围绕信息产业这个领域的投资做好,做出一定的成绩来。我认为这个事情的社会意义很大。

现在中国的创投界和美国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因为我们一级市场的基金以往比较习惯投资互联网、消费等领域的项目,真正能看懂硬科技或底层技术的投资团队还是比较少的。

如果没有相当一批真正懂科技的投资人来打理中国的创投基金,这就会造成对于社会创新资源的极大浪费。特别是社会上那些愿意去投较高风险的早期项目的钱,可以说是非常宝贵的种子,如果这些极为有限的资源不能投放到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最需要的底层核心技术有关的项目上,这对于我们国家的创新体系建设,都将会是很大的损失。

所以我们投资界应该有一个很强的社会使命感,就是要通过我们的专业研究与努力工作,把宝贵的创新资源用在最有科技含量的创业项目上,以此助推中国的产业转型与科技升级。

 

 

图注:左为汇芯投资董事总经理王少华,右为《中国电子商情・芯闻路1号》主编小毕

 

资金汇聚半导体成投资热点,产业合作需要合纵连横

 

小毕:您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科班出身同时长期从事相关的投资工作,能否对于近些年来我国本土IC设计产业的发展现状做一些点评? 

王少华:整体的情况一定是越来越好了。

今年上半年一级市场的数据显示,我们国家投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领域的创投资金总额,首次超过了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这可能标志着一个大趋势的转折。

以前集成电路和半导体在国内的投资圈是比较冷门的方向,很多人更愿意去投一些更容易看懂和“爆发性”比较强的行业,比如互联网。

随着国产化需求的增加,包括以5G组网为首的新基建拉动的信息产业增长,使得集成电路和半导体逐渐变成了投资热点,很多资金都在往这个领域汇聚。这会造成一些泡沫,但是也必然会促进这个行业以及人才更快地成长。

总体来说,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

 

小毕:现在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限制越来越严厉,您觉得对于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有哪些具体影响?

王少华:短期内的影响肯定有,我们的一些龙头企业正在被围追堵截,这也暴露了国内在半导体产业尤其是上游的材料和工艺设备、工具软件等领域有不少短板,我们通讯产业的诸多环节确实受制于人。

当然这个影响是“危”也是“机”。针对我们的薄弱环节,不管从投资界还是产业界的角度,大家逐渐在形成共识,就是要加大投入,加强我们的技术积累,争取早日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当然这不表示我们就不对外合作了,未来我们可以更多地跟不那么排斥我们的国家加强合作。而这些国际合作,也将会衍生出一些很好的投资项目。所以我们说国产化,不是机械地理解成什么都要自己做,而是要努力做到底层基础技术的自研。因为半导体产业链是高度国际化的,如果所有环节的技术都需要我们自己投入去研发的话,成本将是巨大的,这也有悖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我们可以采用更加智慧的方式,例如借鉴咱们历史上“合纵与连横”的战术思想来解决现在遇到的问题。

 

图注:汇芯通信和多家知名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投资要敢于拥抱不确定,对于投资人和创业者最大的考验和机会,都在于如何把握和处理好不确定性

 

小毕:从投资人的角度,您更倾向于投资什么样的项目?

王少华:好问题,每个投资人的风格都不太一样,我们汇芯投资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判断准则:

第一个就是高技术壁垒,我们希望投的项目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底层技术或者核心技术,他们的技术不仅是在国内,甚至有机会是全球领先的。我们现在投的一些公司,有不少现在营业额还很小,但是在技术上一定是行业领先的。

第二个是商业模式得到验证,市场空间足够大。这一点我们可以帮助创业企业共同去完成,比如帮助他们去对接一些头部客户,了解客户的反馈情况。我们在帮助创业公司对接市场的同时,也可以更好地验证这个项目是否可以跟进投资。

第三个就是团队或核心创办人足够强。在一个创业项目从小到大成长的过程中,会面临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比如今年中美之间的严峻形势,还有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等等,这都是难以预测的不确定性。投资的最大风险在于不确定性,同时,最大的机会也在于不确定性。

完全确定的项目,也没有投资价值了,所以我们投资人要勇于拥抱不确定性。

把握和处理好不确定性的关键在于人。一个好的公司创始人及其团队,能够在企业成长过程中,想尽办法把坏的不确定性的影响降到最低,同时能够抓住一些好的不确定性带来的契机,让企业一步一步走上台阶。所以投资的核心还是投人,我们需要用“人的确定性”,来克服“事的不确定性”。

 

小毕:有没有您觉得比较成功的投资案例可以分享?

王少华:对于创投机构来说,往往最难判断的是天使轮或者说早期的项目。很多中后期的创业项目,已经有营收、利润、产品等诸多指标可以辅助我们去判断,但是对于天使轮项目,这些指标都还没有。

汇芯是愿意研究和投资早期项目的。例如今年我们投资了一家叫做彗晶新材料的公司,公司的业务是研发和生产应用于芯片和电子设备、新能源电池的新型散热材料。它也是我们从高校成果转化出来的一个技术,创始人是我们汇芯通信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俄罗斯科学院和工程院双院院士王成彪。他和团队在中国地质大学研究了十几年,在碳材料领域取得了非常棒的突破,并发表了国际论文。

 

图注:投资机构需要给创业者非常多的赋能,帮助他们梳理企业的发展战略,并且在人力资源、知识产权、法律、财务等各个方面帮他们补足短板。

 

基于我们对于散热材料的行业研究以及对于这个项目的底层技术、团队能力的深入研究,我们敢于在其他投资人还在怀疑与犹豫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对他们进行了天使轮的投资,同时帮助创业团队结合产业经验,把科研成果转化出来,去做针对5G基站、5G手机以及新能源电池、光通信模块的散热材料,将来他们还可以研发用于芯片的散热材料。现在公司成立不到一年,产品已经量产,也进入了行业的一些头部客户,相比下一轮融资的估值,我们的投资也增值了好几倍。我觉得这个项目就很典型地体现了我们投资的三个准则:高技术壁垒、刚需大市场、以及强团队能力。最近我们刚刚还投资了一个在硅谷的AR眼镜创业项目,叫做KURA,这个项目虽然很早期,他们还没有把原型机做出来,但是他们展示出来的技术指标远远超越了其他同行,加上我们很认可这一帮技术“极客”组成的很棒的团队,我们也毫不犹豫地投资了他们,我个人认为KURA很可能在AR眼镜这个领域做出来“iPhone”量级的“杀手级”产品,所以我们很愿意支持他们。

 

创业要保持初心、心态开放,选择投资要能同甘共苦

 

小毕: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您认为什么样的资本才是好资本?

王少华:这也是个好问题。我们觉得能够跟创业者共情,能够站在创业者的身边一起去奋斗的资本,才是将来最受创业者欢迎的资本。

资本天生是逐利的,所以一些投资机构有点急功近利,希望追求短期高回报,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可能跟创业者创办企业的初衷就会是相悖的。国内的投资机构和国外同行相比,其中一个很大的差距就在于投后服务较弱。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始终都是很多的,作为一个投资人,除了投钱之外,是否能热情主动地把自己身边的各种资源调动起来,与创业者同行,有效地帮助创业者解决各种问题,这可能是未来很多创业项目比较看重的。

投资机构需要给创业者非常多的赋能,帮助他们梳理企业的发展战略,并且在人力资源、知识产权、法律、财务等各个方面帮他们补足短板。具体来说,很多创业项目,都需要投资人要帮助他们梳理企业战略、打通供应链、导入头部客户、构建市场渠道等等。比如中电港和我们在芯片渠道领域的战略合作,现在就已经帮助了不少我们孵化和投资的芯片创业企业。

为了给创业者赋能,我们基金专门成立了企业服务部。我们会定期将正在孵化和已经投资的创业团队聚集在一起,邀请专业机构为他们进行融资、法律、财务、知识产权、人力资源等各方面的培训,大家听了之后觉得蛮有用,每次活动报名都很踊跃。

尽管做这些事情很花时间和精力,但是也有莫大的好处,就是我们因此得到了创业者高度的认同。后面我们投资的一些好项目,是前面投资的创业者介绍过来的,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新的机会。还有一些创业者觉得我们很好,表示将来创业成功之后,也想把一部分资金交给我们来管理,成为我们的LP,这样就形成了一个LP、GP和创业公司之间的良性循环。

 

小毕:刚才您也提到了汇芯会投一些天使轮的项目,您对创业的年轻人有没有一些忠告?

王少华:我觉得每个有创业理想的人,肯定都有自己非常优秀的地方,所以对于他们,我都非常敬佩,绝对不敢谈“忠告”,但可以分享一些个人感悟吧。

我在跟一些创始者聊的时候,会比较关注他创业的初心是什么。

左宗棠有副对联讲:“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讲的就是如果一个人创业的愿景是很宏大的,比如解决社会或者行业的一些痛点,那么他就有可能把企业带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如果他创业为了解决的事情很小,那么可能将来企业的天花板也就在那里了。

创业者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不确定性和挫败都会让人变得沮丧,这个时候我们靠什么去坚持?如果创业只是为了获得个人在财务层面的成功,那么可能就会很容易选择放弃。只有伟大的创业理想,才能让自己不断地坚持,在这条路上砥砺前行;也只有伟大的理想,才能够长期聚拢一支坚定的团队,号召大家共同向着伟大的目标携手前进。

比如我们投资的一家做空间数据操作系统的盈嘉互联,创办人是大学的一位教授,她原来的生活也很优渥。她为什么选择非常辛苦地去创业呢?她告诉大家,她是要“重新定义空间数据的价值”,我们觉得这种创业理想就是我们非常认可的。但是盈嘉互联的技术是很难快速看明白的,我们就持续地去跟踪和研究,头2年也搞不明白他们的市场需求真正会在哪里,直到5G来了以后,结合5G标准支持的新应用场景去看,才想明白盈嘉互联一直在开发的PAAS级产品,可以有效地融合与应用多元异构的空间数据,这将会是5G开启的万物互联时代的刚需,所以后来很快就投资了他们。

另外,创业者要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能够用一种更开放合作的态度与身边的人和团体产生联系。因为现在创业的复杂性越来越高,不是一家企业就能够包打天下,需要进行协同式的创新。这也是我们建立5G产业技术联盟的背景,因为集成电路和半导体这个领域的很多创新,未来都需要大家合作才能够完成。对于创业个体来说,也需要加入一个大的平台来进行分工与合作。

 

图注:汇芯的组织形式是“公司+联盟+基金”三位一体

 

强健体魄为国工作50年,“三位一体”打造创新投资打法

 

小毕:这几点建议非常务实,当然还有一点建议,长期的工作需要好身体,平时您爱好一些什么样的运动?

王少华:我比较喜欢有团体配合的运动,比如篮球和排球,上学时候也和同学们一起组队参加比赛,当时我们班的队伍还是蛮厉害的,拿到过清华电子系篮球赛的冠军和清华校排球赛的亚军。

清华有一个“无体育,不清华”的传统,我们记得作为新生刚入校的时候就被学校体育场上的一幅大标语给震撼了,叫“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从22岁本科毕业算起,你要干到72岁才算是达标。我们确实也有很多学长,在科研、教学这些领域,能够一直工作到70、80岁,他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小毕:您希望工作多久?

王少华:现在还没想好要工作多久,我觉得半导体产业是一个持之以恒的事业,不管是一些核心技术的研发,还是产业服务,还是我正在从事的孵化与投资,都可以工作很久。这个行业肯定是工作的年限越久,经验越丰富,能够获得的成绩也会越好。

 

小毕:您现在所在的公司有汇芯通信、汇芯投资,还有5G产业技术联盟,这三者大概是什么样的关系?

王少华:汇芯的组织形式是“公司+联盟+基金”三位一体、互相联动的模式。我比较喜欢比喻成是5G创新中心的“三驾马车”,他们各自有其战略重点,又能够很好地协同,这种打法在投资界也是比较新颖的。

首先是公司,汇芯通信现在是广东省的5G创新中心,同时也在积极申报成为国家级创新中心,我们在产业发展方面也有政府交给我们的战略使命。

然后是联盟,为了更好地推动5G产业发展,我们组建了5G产业技术联盟,以此做好5G领域的技术转移扩散和建设5G产业生态。

最后是基金,目的是通过投资,培育孵化一些拥有底层核心技术的创业公司,所以我们创办了汇芯通信的子公司汇芯投资。汇芯投资更多是从技术和产业培育的角度去做投资,当然也要实现商业价值。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改善动态环路响应

上一篇:

《中国电子商情·芯闻路1号》2020年10月刊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