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停产封城,全球1/3封测产能受影响,谁将渔翁得利?

2020-03-20 10:00:35浏览:790 来源:芯闻路1号 公众号   
核心摘要:马来西亚封国,封测产业影响几何?

以往一般是日韩两国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对全球半导体产业链造成影响。不过,这一次轮到了东南亚。

 

继菲律宾马尼拉宣布封城30天后,马来西亚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昨日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Perintah Kawalan Pergerakan),3月18日至3月31日全国封城14天,境内企业、工厂全面停工。禁止其国民出境两周,包括每日因工作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间往返的国民。

 

公告显示,为了加强防疫,18日起全国封城,除了必要的民生、运输及公共设施外,要求生产线停工两周。目前日系厂商已经陆续通知客户,据厂商反馈的消息来看,被告知停工的生产线不只是被动元件厂,其余电子厂也在告知行列。

 

有业者猜测,在这样的限令下,部分企业或进入停工、停产状态,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如英飞凌便在3月17号发布声明称,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已经关闭,但会尽量保障客户供应不出问题。

 

马来西亚为何能成为全球封测重镇?

 

原来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的电子供应链,受产业转移和贸易战的多重影响,近年来逐渐被分散到了东南亚和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并在这些地区出现了新的制造业群集。

 

比如,在越南形成了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集群,在印度形成了智能手机及供应商的集群,菲律宾、泰国甚至更远的南美、墨西哥都成为产业外迁的目的地之一。

 

作为半导体核心产业链上重要的一环,封测虽在摩尔定律驱动行业发展的时代地位上不及设计和制造,但随着“超越摩尔时代”概念的提出和到来,先进封装成为了延续摩尔定律的关键,在产业链上的重要性日渐提升。

 

近几年封测巨头之间互相并购整合,而马来西亚则形成了半导体封测的集群。马来西亚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要呢?

 

封国之后,马来西亚最受影响的将是三大产业:晶圆制造、封测以及代工。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乃至亚洲最重要的半导体出口市场之一,仅次于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同时,它也是全球封测主要的中心之一,据了解,东南亚在全球封测的市占率为27%,其中马来西亚独占一半。




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数量的区域分布

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区域分布

制图: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

 

根据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数据,2017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最多的地区是中国台湾/金马关税区,约占29.20%,而马来西亚的占比则是6.4%,从进口金额来看,马来西亚进口集成电路的总金额为278.4亿美元,占进口总金额的10.7%。仅次于台湾、韩国,还要超过日本和美国。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国从马来西亚进口总额是4170.8亿元,增长13.2%。2018年,中国方面贸易逆差为1175亿元人民币。马来西亚对中国出口最多的商品为机电产品,约占出口总额的45%,其中,芯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造成这种诡异局面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美国半导体巨头们,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将晶圆、封测代工等环节分散布局,尽管接近70%的集成电路知识产权来自于美国公司,但是这些集成电路大多不在美国本土生产,通过这种曲线的方式中转进入中国。

 

1972年,英特尔在槟城建立了第一家国际制造工厂。此后包括Broadcom,Dell和Motorola、东芝都在此地设厂,马来西亚也在上世纪70年代成为全球半导体重镇。

 

不过2005年之后,随着中国产业的崛起,全球半导体相关的投资集中到中国大陆,而英特尔也在当年前往成都开设工厂,这导致马来西亚当地的供应商纷纷迁移。

 

贸易战开打后,一方面美国要求“制造业回归”,祭出多项政策要求美国半导体公司将生产制造放到国内;另一方面美国公司也在大力寻求中国以外的国家建立工厂以躲避报复性关税。

 

在这个大背景下,马来西亚的槟城成为了亚洲供应链转移和躲避关税的地区之一,槟城也开始被称为“马来西亚的硅谷”。

 

马来西亚也成为仅次于中日韩,新加坡和台湾之外亚洲重要的半导体出口国家。马来西亚政府也制定密集的激励措施,预计在未来10到15年内吸引5到10个晶圆厂。

 

2019年上半年,马来西亚槟城的外国直接投资猛增11倍,达到约20亿美元,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年。

 

与中国大陆或其它地区相比,槟城的优势是半导体及电子类产品无需支付关税,而在中国的关税税率则达到25%。包括美光、苹果供应商Jabil Inc都在槟城建厂,目前接近全球1/3的半导体都在槟城进行装配。

 

盘点马来西亚半导体产业

 

据了解,欧美各大半导体原厂几乎都在马来西亚有分公司或开设工厂,其中大多数是跨国公司(MNCs),包括AMD,恩智浦半导体,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英特尔,飞兆半导体,瑞萨,X-FAB和德州仪器等。

 

其中,以英飞凌为例,英飞凌自1973年开始在马来西亚通过其位于西门子半导体集团的马六甲工厂开始运营。英飞凌随后从西门子股份公司剥离出来。马来西亚是美国和欧洲以外唯一一家在英飞凌进行全面集成制造,包括前端和后端业务,包括晶圆制造,半导体芯片组装和测试的地方。除了国际厂商以外,马来西亚本地的半导体公司还包括Unisem和Inari。

 

目前全球排名第一的封测大厂日月光在全球8个国家共建置17个厂区,马来西亚厂是日月光第一个在海外设立的封测厂,目前是汽车电子芯片封测重镇,营收占比达20~25%,同时也是电动车与数据中心专用大电流铜制弹片(copper clips)制程主要据点。许多车用的ADAS、CMOS传感器都在该厂进行封测。

 

 

另一家Amkor(安靠)在全球共有22座封测厂,在马来西亚的封装厂包括一家收购自东芝的芯片组装厂TEM,主要为分立式半导体和模拟LSI产品提供封测服务,东芝的功率半导体封测服务也直接转包给了Amkor。

 

通富微电在马来西亚槟城收购了AMD的一家封测子公司,主要承接AMD的芯片封装和测试业务。主要产品包括CPU(中央处理器)、GPU(图形处理器)、APU(加速处理器)以及Gaming Console Chip(游戏主机处理器)等,封装形式包括FCBGA、FCPGA、FCLGA以及MCM等,先进封装产品占比达到100%。

 

作为中国唯一的车规级汽车电子和中国最大的模拟电路半导体公司,安世半导体也在马来西亚拥有一座封测厂。

 

苏州固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苏州无线电元件十二厂投资)在马来西亚库林高科技工业园区拥有一家封测厂,主要提供SOIC、PDIP、QFN、SmartCard、气压传感器等产品封测业务。

 

华天科技则携手控股股东华天电子集团要约收购马来西亚主板上市公司Unisem75.72%股权。

 

疫情导致产业转移暂停,大陆封测业渔翁得利?

 


根据拓扑产业研究院2019年Q1的数据,排名前十的封测厂商有8家营收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主要原因可能因为去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需求骤冷,加上封测行业竞争激烈,营收增长停滞甚至于减少,净利下滑,订单争夺成为每个企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随之而来的是,半导体封测市场正在重新洗牌。

 

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战正在愈演愈烈,国内封测厂商本身在尖端封装技术就远落后于其他竞争者,贸易战更是进一步驱使部分客户将订单从国内转移,国内封测厂商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如果按照美国编写的剧本,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导致大量生产企业迁出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其它国家进行生产。这其中包括越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都有可能分得一杯羹,而具有多年半导体产业基础的马来西亚自然首当其冲。

 

不过这一剧本在2020年初因为疫情影响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这一次,马来西亚似乎难以从疫情中获得有利影响了。从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数据来看,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仅增长2.6%,估计2020年将出现负增长。怎么避免损失更小,成为各大半导体厂商的当务之急。

 

按照中国的经验来看,鉴于刚刚爆发阶段,至少三个月内东南亚各国无法完全控制住疫情,因此目前东南亚各国如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的生产产能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它如日本、韩国、台湾都自顾不暇,这个时候率先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的中国,有可能承接这一部分受到影响的封测业务,甚至不排除封测业务向大陆回流的趋势。

 

笔者认为,对于长电、华天、通富微电来说,虽然这三家在马来西亚同样也有封测厂,短期内同样受到影响,但是从长期来看,或将渔翁得利。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不同开关稳压器拓扑的噪声特性

上一篇:

马来西亚、菲律宾封城,容阻市场添变数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